首页 > 总领馆活动
驻里约总领事李杨发表署名文章《德特里克堡的罪恶还要延续多久?!》
2020/06/05
 

 

     

  近日,巴西《环球报》、《巴西邮报》、《商务观察报》、Intertelas国际关系杂志、自由媒体论坛、《南美侨报》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人民网等国内外主流媒体登驻里约总领事李杨署名文章《德特里克堡的罪恶还要延续多久?!》全文如下:  

     

  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即美国陆军传染病研究所,因为它的丑陋与邪恶,最近在全球各种媒体上频频出现。  

  德特里克堡继承了魔鬼遗产。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隶属旧日本陆军。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日本侵华战争期间,这支部队在中国东北以中、苏、朝、蒙、美、英等国平民和抗日志士为对象,进行了无数次包括细菌实验、活体解剖、毒气实验等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据考证,通过上述实验被残害致死者多达30008000人!此外,1940年至1942年间,这支部队还在中国浙江、湖南、江西、山东、广东、云南等地实施了大规模的细菌战,造成大量抗日军人和无辜平民伤亡。然而,令人想不到的是,为了获得日本的细菌战研究成果,自194510月起,德特里克堡生化专家就与石井四郎等731细菌部队的主要成员频频接触。最后,石井等人将研究资料全部转交给美国军方,以此换取石井等日本战犯在东京审判中不以战争罪被起诉。从保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杜鲁门博物馆中的大量相关书面记录可知,美国通过这一肮脏交易,不仅增强了其生化战力,还掩盖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罪行,帮助战争罪犯逃脱惩罚,石井后来甚至被美国聘为生物武器顾问!  

  德特里克堡豢养了更可怕的恶魔。根据美国国家档案馆相关资料,从1946年到1949年,在德特里克堡内共进行约60次针对731部队的采访研究。美国记者约翰·鲍威尔在其著作中写道,显然,我们德特里克的生物战专家们,从日本同行那里学到了许多东西。虽然我们不知道(日方提供的)信息是如何推进美方(生物武器)计划的,但我们的专家证实,这些信息价值非凡。很少有人知道,美国后来的生物武器与日本早期开发的细菌武器非常相似。”1952年初,美军用装有感染了鼠疫、霍乱的跳蚤、蚂蚁、苍蝇的细菌弹,对朝鲜和中国东北发动细菌战。经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考察确认,美军在上述细菌战中使用的方法是在日本细菌战方法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当时,美国内部知情者还透露,在石井四郎等协助下,美方在巨济岛的战俘营中,对战俘进行细菌战实验,每天竟高达3000人次!越战中,美军对越南南方10%的土地喷洒了被称为橙剂的落叶剂,受伤害的越南民众高达480万。橙剂后遗症至今仍在危害越南人民的健康。橙剂就是德特里克堡生化武器实验室牵头研发的。  

  德特里克堡的罪恶还要持续多久?鉴于细菌生物武器对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的巨大威胁,19719月,12个国家向第26届联大提交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草案。公约案文自19724月开放签署,19753月生效,现已有183个缔约国。公约禁止并要求销毁一切细菌(生物)及毒素武器。针对该公约缺乏核查机制的不足,几十年来国际社会一直致力于谈判公约的核查议定书。但美国却始终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为借口,独家阻挡这一重要谈判。美国为何要这样做?美国会真诚履行《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放弃其多年来一直持续的生物武器计划吗?俄罗斯等国军方及情报部门多次披露,美国以打击生化恐怖主义为名,在全球建立200多个军民两用生物实验室,不能排除这些实验室正在研发生物武器的可能性。德特里克堡的罪孽远不止于此。20197月到8月,曾经发生过病毒泄露的德特里克堡再次发生两次泄露,美国疾控中心评估后予以关闭。不久,邻近的马里兰州就出现了未知肺炎,随后美国爆发了实际上包含大量新冠肺炎病例的大流感,而美国政府则快速删除了有关上述泄露和关闭的新闻报道。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怀疑,新冠疫情大流行与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有密切关系,强烈要求对实验室开展国际调查,但却遭到美方拒绝。  

  背负着令人发指的历史罪恶,牵涉着国际社会对新冠疫情的现实关切,德特里克堡该给世人一个交待了!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